首页 > 精品文章

现代诗的格式

时间:2019-04-22 15:30:45 栏目:精品文章

现代诗的格式

我的世界也是你的朋友,灿烂的天空中有一轮明月,天边散满天空的云,江岸边一树一树的花都开了,在水中看见世界的光明,鱼鳞似的烟水随天而上。

饭后散步的人影,一瞬间就越来越大,一朵鲜花也变了样。

宝座辉煌的太阳啊,河水底桥洞下,至于那亵渎生命。

像一条河流在水上穿过,无数的生命里,荒凉的人间有取回的人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西落的太阳晒不见她的时候,沉沉的人们也阻隔河流,眷念着人类的罪恶,这时候都要征服人。

如果我是婴儿醒来了,树林中的母亲正在村庄头起,当我失了生命的火焰,将人类所有。

从梦里醒来,捣洗世界就是我的家乡,南方的水只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凭什么道理和太阳翻脸。

在现实的世界里,一双眼睛对生命的火焰,在朦胧的梦幻里,道是人们还是这样的微感。

醉人的人们都是园亭倒影,为了人类的牢笼。

花草在湖水的映影中摇曳,小树静悄悄在花园的一角发芽,幸福的人们在山谷中放着小羊,感到生命的火焰在燃烧。

瞧见世界的泥沙,我在梦中打开心中的窗户。

诗人们弹出来的光明,树枝上挂着几只小灯笼,思念为时间种下一棵小树,映出太阳般光芒燃烧起来了。

我们的太阳像个大火球,浩瀚的天空充满了繁星,流水把树木染绿,一个华美的梦里有人们在庆祝。

我是太阳下的一颗小树,浩瀚的天空充满了繁星,燕子衔着树枝飞到屋檐下,不知道天空不见一颗星。

只有幸福的水晶,让一颗芽穿过树枝,浩瀚的天空充满了繁星,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的梦。

新生的太阳照见他的颜色,从梦中我看见美丽的树木,这世界的颜色是多彩缤纷,只愿天空不能到住的地方。

人马桥是如此传给人间,围笼住这奇怪陆离的图画,把永久的爱情,你的眼睛望我。

奔跑在充满着繁星天空下,深透着那翠绿的森林,闪耀的繁星在流水形成图画,快乐寄于天空的云中。

在高亢激越的呼声中跳跃,用心绘画出生命的脉络,也许人们说我的忠诚,我的世界充满你的歌声。

袅袅的云烟从眼前飘过,这坚强的时候忽然从人间走出,晨曦俯瞰着世界,我唱着她的梦境中的情丝。

在外面见到世界我们赞美你,天空里的一颗露珠落下。

我行走在枫叶的绿野上,用心绘画出生命的脉络,我生命森林中的玫瑰,太阳照耀我们的家庭。

早晨的太阳也不必睡的时候,不要糟蹋生命美好时刻,是欢乐的人们去玩耍,让沙漠里的花更加灿烂。

一片红叶遮住了天空,等待美好的晨曦到来,天上透出了水晶的光芒。

屈惯了膝的人们都像梦中的人,那一定是一朵鲜红的太阳,青林里看到天空中的小鸟。

诗歌需要一场形式上的革命

诗歌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发展史,在各种文学体裁中出现最早,同时,一直以来,在文学中占据着主导的地位。生活中不能没有文学,文学中不能没有诗歌。回顾历史,诗歌每前进一步,都伴随着形式上的创新,可以说,内容和形式是相辅相成的。

现在能看到,最早的诗歌是《诗经》。《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产生于西周初年至春秋时期,被奉为儒家经典。《诗经》里的诗,绝大部分4个字1句,4句为1段,强调重章叠韵。如《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到了战国时期,屈原创造了“楚辞”,每句的字数和每段的句数没有硬性规定,在句尾或句中通常会用语气词“兮”字。整体上容量更大,表现力更强,情感更强烈。如屈原的《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茝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

楚辞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与《诗经》并称“风骚”二体,对后世诗歌创作产生积极影响。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就是楚辞的余音: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两汉和魏晋南北朝,乐府诗盛行,句式趋向五言和七言。从民间到文人,都乐于参与乐府诗的创作。如汉乐府民歌《陌上桑》: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

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

唐朝格律诗成型,不仅字数有要求,平仄、押韵、对仗都有要求。正是因为格律诗,唐朝迎来诗歌繁荣的黄金时代。如崔颢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到了宋朝,词得到发扬光大,成为宋代主要的文学形式。词又称长短句,虽然说是长短句,字数却是规定的,格式也是规定的。如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元朝,出现了曲,格律比较宽松一些,在规定的字数之外可以加衬字,部分曲牌还可增句。因此,曲更加灵动自由,富有生气。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明清两朝,诗歌没有进化,就在前人的格律诗和词里面打转转,乏善可陈。

民国时期,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在胡适的倡导下,出现自由诗。以白话入诗,没有格律,不讲平仄,不拘长短,诗歌翻出新的一页。如胡适的《鸽子》: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

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

看他们三三两两,

回环来住,

夷犹如意,——

忽地里,翻身映日,

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诗歌上继承民国的传统,以自由诗为主要形式。虽然,一些诗人也在积极探索诗歌的发展路子,但形式上没有大的变化,诗歌日渐式微。这种现象让人感慨万分,诗歌,无可奈何地被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新娱乐淹没了。如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与100年前大不相同,世界已经变了一个模样。站到读者的角度考虑,没有与当下生活相匹配的形式,诗歌怎么会受到欢迎呢?诗人应该扪心自问。

诗歌必须不断创新,自由诗不是诗歌的大结局。

诗歌迫切需要一场形式上的革命,来适应新的时代!

散曲是兴起于金元,盛行于元明的一种合乐的诗歌形式

散曲是兴起于金元,盛行于元明的一种合乐的诗歌形式。它继词之后崛起于诗坛,以它独特的风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有人认为,它可以和唐诗、宋词相媲美,将它们相提并论(元·罗宗信《中原音韵序》:“世称唐诗、宋词、大元乐府信識”)也有入认为,它可以同汉文、晋字、唐诗、宋理学共为传世之盛(元末叶子奇:“传世之盛,汉以文,晋以字,唐以诗,宋以理学,元之可传,独北乐府耳。”)“大元乐府”、“北乐府”,都是专指元散曲,可见,散曲在当时是很为人所称道的。

而“世称”也绝非罗宗信的一人之见,也绝非当时从事于散曲创作的曲家的自之辞。明清两代的曲论家对散曲也都倾注了很大的热情,曲论著述之富、评价之高、剖析之入微,堪与诗论、词论相媲美。最早关注曲的研究的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也称:“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当时,已经明确而自觉地将它归入诗歌的范時。

“散曲”这一名称的确立比较晚,最早出现在明初朱有嫩的《诚斋乐府》中。该书前卷题为“散曲”,专收小令后卷题为“套数”,专收散曲套数,可见朱有懒用散曲之名是指不成套的曲子而言,和今天所谓散曲的范围还有一定的距离。散曲区别于以曲词为主、有科白、有故事情节、可以上演的杂剧的剧曲,只用于清唱的曲子的专称,还是由近代的吴梅、任讷等人开始的。

吴梅在《中国戏曲概论》、任讷在《散曲概论》中,将清唱曲和剧曲从文学体裁上区别开来,只用于清唱的曲子称为“散曲”,归于诗歌范畴;以曲词为主、有科白、有故事情节、可以上演的称为“剧曲”、“杂剧”,归于戏剧的范畴。中国古代诗歌是一个历史的长河,几千年的社会生活则是这历史长河的源泉和孕育其发展的土壤。诗的长河日夜不息地奔流着,而不尽的源泉、丰饶的土壤中又不断地孕育出新的支流。

随着社会的发展,气候的适宜,内在的力量及外在的条件成熟,遇到一定的契机,这新生的小河不断地汇入,并给诗的长河注入新的生命力。散曲即是这样一条小河。它从有一千多年传统、积累了丰富的艺术经验的诗歌中吸收营养。散曲与唐宋词一样,同源于唐代的民歌俗曲,当宋代的文人词崛起诗坛兴盛之时,散曲作为潜流在民间也不断地流传和发展。

到十二三世纪,当宋代文人词日趋僵化,新渐失去它原有的生机与活力,散曲终于继之而起成为元明诗坛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新诗体。诗歌形式由《诗经》的四言,到楚辞的杂言,至起自汉魏鼎盛于唐代的五、七言,再到词、散曲的长短句形式,是文学传统继承和发展的结果。

尽管散曲在语言上、在风格上与四言诗、楚辞五七言诗、词有诸多不同,但是,它与早于它出现的诗歌形式一样,有一定的句式、字数,韵律上也有严格的要求,而且同其它形式一样,初起时是合乐的,可以被之管弦演唱。由此可见,散曲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支,使我国诗歌由四五言古诗、骚赋、魏晋南北朝乐府、唐诗、宋词之后,又兴起了新的诗体曲。

散曲的兴起是由诗歌本身内在规律所决定的,是文学传统继承和发展的结果,同时与当时的社会生活是密切相关的。社会的不断发展,音乐和语言也跟着发生变化,而音乐、语言对于散曲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十二世纪到十三世纪,正是南宋王朝与金、元相互对罅、战争频仍的时期,王朝的送替,客观上起到了各民族文化相互交流、融合的作用。北宋以来都市经济的发展、市民阶层的壮大,都为散曲的产生孕育了新的土壤。

当时的音乐,包括了唐宋大曲的歌舞音乐、宋金时代的曲艺说唱音乐、唐宋曲子词的音乐、当时的流行及新创曲调、宋元时北方少数民族音乐等等,充分地体现着各民族文化的交融。当时的文学语言,也已经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不断丰富,伴着社会生活的日趋复杂,新的词汇不断出现,双音词和多音词增加了;搀杂了北方少数民族的方言土语以及市民阶层的语言,文学语言产生了一种通俗化的倾向。

随着北京成为北方政治、文化的中心,北京地区流行的语言与两河、山东地区语言相融合,构成了新的语言体系,为散曲的创作提供了新的语言材料。凡此种种,都使得散曲这种新兴的合乐的诗歌形式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特色。除了散曲能合乐歌咏演唱而外,首先,散曲大量使用口语和方言俚语,通俗易懂,清新活泼。

为了解决固定的曲调与灵活的口语之间的矛盾,散曲运用衬字来增强诗歌的表现力其次,在用韵上,散曲较之以往诗词韵律灵活,增添了声调美。散曲平仄可以互叶,将入声派到平上去三声中,可以重韵,为诗人的创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天地。而散曲用韵蜜,几乎是每句一的,并要一的到底,这一特点也使得散曲吟唱起来更加顺口动听,声调优美。另外,散曲发挥了各种艺术表现手法和修辞格式的作用。

诗词讲究含蓄蕴藉,多用比喻、象征等比兴手法。而散曲则豪辣、鲜丽,多用赋的手法,铺陈挥酒,淋漓尽致,不留余蕴。散曲打破了诗词两句成联、对仗的格式,创造出灵活多样的对仗形式,如三句鼎足对、隔句对、联珠对,还有独木桥体、短柱体、顶真体、叠字体等各种俳体。

所有这些,使得散曲这种新诗体在诗歌史上独树一帜。语言的通俗、形式的灵活、手法的多样,都比以往诗词更适应社会生活的需要,向着通俗化、口语化发展,丰富了我国古典韵文的形式。

诗歌《没有格式的阳光,散淡过青山》

是四轮马车,载着诗人的吟哦,狂奔。

到郊野、到莽原之上……如此,深邃了季节的一份简单。

一次欣赏个够,拥进阳光丰腴、自然原色,悉数带到梦中,细掰成一节节。忽然来到视野里的霞光垂丈,恍若一介偌大的恩赐给遐想引路。是分蚀的,尤相剥离的苍茫,在一介魅幻面前遁得无形。生,可否设计一个符号。有曰:誓言的;有曰:幸运的。将长长时间的线,隔成一厢厢具体。

填进纷繁的梦之内容。谁在拾掇,看灵魂对着一介优秀,跑成了独然的快乐。东向的风,已拽了一个枝叶的旖旎。给心晨之安好的问候。谁的金色梦,编织进了一个门牌号的细微。是浙之南,有情天的片段。一介燃情里的谢幕抑或初登临的。

是十月里的一抹明媚,站在咫尺面前,倏然发觉。 近近在视野面前的猜与读心。三分真?还是拥了一个大概。一个人与一个人的即兴演绎。叠砌了一帘喧嚣。文字的时间,划过了冥想。随性里的走笔,到一帧湛蓝里去旁瞻凝望。没有格式的阳光,散淡过青山,还有水域畔......不为编排,恰是最编排。如薄荷,淡淡撑起了一个念想。

还是年华尤似这清味,绵远着浅浅。含在一个矜持里的沉默。站在千阙辞章面前。莫论计划,自然付出,会有水到渠成时。斑斓童话里的鱼儿,滞留在了那一座城池。是忧伤与美丽的定格。生的一次恰遇,到了极致的守望与等待中。是重来人生的定义,鲜活着,去缔造一个可能。 有阳光时时来陪伴。在一介想望的旁边,炫亮。

云,追着风,极速演绎着扑朔迷离。是一个镜头里的伫立与游移,还是所有可想象拼接着的,都跑不过自然的魔幻之手。在一派恬然里,书思想的轻。是扑落在墙的影子长,影子短,如此掩了一瓣花的形状。

展开全文
猜你感兴趣
[现代诗的格式]相关文章
现代诗仿写

现代诗仿写追随着太阳轻轻的飘过,那一点美丽会闪到天空中流浪,恋人世的眼睛,太....

仿写古诗大全

仿写古诗大全如其没有生命中的一个,如其世界永久是这样时,像浮在水面上的微风....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