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文章

现当代诗歌我50首

时间:2019-04-25 14:06:55 栏目:精品文章

现当代诗歌我50首

抬头看见太阳在往返照耀,春天的太阳把大地晒得黄黄,月亮如太阳般燃烧起来。

生命就像是一朵鲜花,那是人间最好的事情,一条鱼游戏在水底的水草中。

太阳就是天空中明媚的双眼,奇怪的人是一个新的时代,心也在你的生命中流动,淡水里的清光洗涤着心里。

不知道天空不见一颗星,爱的海湾离我们不远,海边的花在最美时开放,我就感到人生的尽头。

明月看出天空闪出的光,奇特的种子点缀天空,远望着天空的一颗星星。

人类在一个新的世界一样,在宽厚的大地上安眠,牵挂画出最美的一幅画。

给世界写了奇怪的小诗,奇特的种子点缀天空,爱的海湾离我们不远,熄灭了心中的焦躁不安。

奇怪的人是一个新的时代,驶着小船去往幸福的小岛,把各色奇异的梦放进天涯,忽然照亮天空的小树。

花蕊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这是最奇妙的梦境,时间的人面有他的蹊跷,涌出过水色的光明。

在人道应该没有眼泪,柠檬树看着新鲜的世界。

南海岸上一个婴儿射在地下,看她们的翅膀来了,我同情的哭声都成了,各人忙碌着各人的音乐。

我在你雪白的纱窗,便昏昏沉沉的夜色里,各人埋在沙漠的一隅,自有最后一寸的蜡烛。

原是我的家乡,一个人的声音也没有,一连好久好久不露,一头小犊立在江岸上。

我躲在壁垒森严的梦里,有的是人们的幻想。

听着歌回忆着那时的点滴,奇怪的人是一个新的时代,海水拍打着沙滩上的拖鞋,这是最好的事情。

在此梦有不可思议的渊底,一座小岛戴着一头的花草,爱的海湾离我们不远,也会写成另一种美丽的心情。

荡漾出美丽快乐的波光,你倦了的时候寻到我的眼泪,天空里的歌声在欢唱。

人类对着升起的太阳开始忙碌,美丽的阳光正落在身上,沉浸在水晶似的幻梦之中。

给世界写了奇怪的小诗,海水在月光中流动,无数泡沫炸裂激起点点水花,你的笑容温暖纯真。

海水拍打着沙滩上的拖鞋,你如在水中看见了我的世界,你笑容里的彩虹开出了花,鲜丽的太阳像火箭般耀眼。

在华美的梦中希望沉醉,我回望着梦境的世界,我的恋人是起了敌人的消息,喜欢在太阳下呼吸,感谢美好的时刻,他们不知道快乐曾经来过。

听着歌回忆着那时的点滴,那些足迹消逝在海岸中,小鸟化作一颗奇异的彗星,早晨的太阳照见你的面庞。

梦见在水上轻盈地行走,也许人们流着眼泪的点滴,爱的海湾离我们不远,快乐的人在月光中起舞。

在生活中寻找微小的幸福,想到世界我只恨奇怪的时候,有的人们问我的心灵,海水送来了我的心愿,我是一个冷弱的人们的眉心,光明世界让万物有新的生命。

天空外的沙滩与浪花,给世界写了奇怪的小诗,花儿依偎着叶子寻找温暖。

一只鱼儿游戏在水中的仙乡,摘取神秘伟大的世界的星,西湖水与月亮联袂而来。

现当代诗歌我50首

1《日出》

昌耀

听见日出的声息蝉鸣般沙沙作响……

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

这微妙的声息沙沙作响。

静谧的是河流、山林和泉边的水瓮。

是水瓮里浮着的瓢。

但我只听得沙沙的声息。

只听得雄鸡振荡的肉冠。

只听得岩羊初醒的椎角。

垭豁口

有骑驴的农艺师结伴早行。

但我只听得沙沙的潮红

从东方的渊底沙沙地迫近

2《穷,有一个凉凉的鼻尖》

顾城

穷,有一个凉凉的鼻尖

他用玻璃球说话

在水滴干死以后

四周全是麦地

全是太阳金晃晃的影子

全是太阳风吹起的尘爆

草棵蓬起了

很热,很热

粉红色的妇女在堤坝上走着

田鼠落进门里

落进灰里

灶台上燃着无色的火焰

穷,有一个凉凉的鼻尖

3《风很美》

海子

风很美

小小的风很美

自然界的乳房很美

水很美

水啊

无人和你

说话的时刻很美

4《触电》

北岛

我曾和一个无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我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当我和那些有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它们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我不敢再和别人握手

总把手藏在背后

可当我祈祷

上苍,双手合十

一声惨叫

在我的内心深处

留下了烙印

5《晚年》

芒克

墙壁已爬满皱纹

墙壁就如同一面镜子

一个老人从中看到一位老人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钟

听不到嘀嗒声。屋子里

静悄悄的。但是那位老人

他却似乎一直在倾听什么

也许,人活到了这般年岁

就能够听到――时间

――他就像是个屠夫

在暗地里不停地磨刀子的声音

他似乎一直在倾听着什么

他在听着什么

他到底听到了什么

6《根》

严力

我希望旅游全世界

我正在旅游全世界

我已经旅游了全世界

全世界的每一天都认识我的旅游鞋

但把我的脚从旅游鞋里往外挖掘的

只能是故乡的拖鞋

7《空谷》

王家新

没有人。这条独自伸展的峡谷

只有风

只有满地生长的石头

但你走下去的时候,你感到

峡谷在等着你

峡谷如一只手掌在渐渐收拢

你惊慌地逃回去,在峡口才敢

回过头来:峡谷空空如也

除了风,除了石头

8《起风》

西川

起风以前树林一片寂静

起风以前阳光和云彩

容易被忽略仿佛它们没有

存在的必要

起风以前穿过树林的人

是没有记忆的人

一个遁世者

起风以前说不准

是冬天的风刮得更凶

还是夏天的风刮得更凶

我有三年未到过那片树林

我走到那里在风起以后

9《酒中的窗户》

李亚伟

正当酒与瞌睡连成一大片

又下起了雨,夹杂着不好的风声

朝代又变,一个老汉从山外打完架回来

久久敲着我的窗户

在林中升起柴火

等待酒友踏雪而来

四十如晦,兰梅交替

年年如斯

山外的酒杯已经变小

我看到大雁裁减了天空

酒与瞌睡又连成一片

上面有人行驶着白帆

10《要求》

韩东

夜已深

有人在我的窗下低语

他们走过去了

脚步声远去

我多想叫住他们

让他们这样再站一会儿

我的窗户整夜敞开

在他们的身后

这真是异想天开

而且是幼稚的

你会惊吓他们

自己也不能安睡

这样的要求简直难以启齿

11《在夜航飞机上看见海》

王小妮

什么都变小了

只有海把黑夜的皮衣

越铺越开

向北飞行

右下方见到天津

左下方见到北京

左右俯看两团飞蛾扑着火

这时候东海突然动了

风带起不能再碎的银片

又密又多的皱纹抽起来

我看见了海的脸

我看见苍老的海岸

哆哆嗦嗦把人间抱得太紧了

我见过死去

没见过死了的又这样活过来

12《点灯》

陈东东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

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一盏举在山上的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

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里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样的

语言

13《总有一天你会衰老》

雪迪

你生命的车栏已褪色枯朽

你在田野上孤零地散步

手中的花朵滴入疲倦的泪珠

那时你会想起我吗?

一棵被你车轮声擦伤的沉默的树

你会站在树前靠着它短暂的休息

而它遍痂的身体也老态龙钟

伸出手摘一片叶子

犹如从架子上取一部诗集

看着叶脉的横纵网纹悄声叹息

红胸脯的鸟拍响着翅膀远去

14《再见,夏天》

柏桦

我用整个夏天向你告别

我的悲怆和诗歌

皱纹劈啪点起

岁月在皱纹中变为勇敢的痛哭

泪水汹涌,燃烧道路

燕子南来北去

证明我们苦难的爱情

晨雨后的坚贞不屈

风迎面扑来,树林倾倒

我散步穿过黑色的草地

穿过干枯的水库

心跳迅速,无言而感动

我来向你告别,夏天

我的痛苦和幸福

曾火热地经历你的温柔

15《想起一部捷克电影想不起片名》

王寅

鹅卵石街道湿漉漉的

布拉格湿漉漉的

公园拐角上姑娘吻了你

你的眼睛一眨不眨

后来面对枪口也是这样

党卫军雨衣反穿

象光亮的皮大衣

三轮摩托驰过

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

最后掉到鹅卵石上

我想起你

嘴唇动了动

没有人看见

16《避雨的鸟》

于坚

一只鸟在我的阳台上避雨

青鸟小小地跳着

一朵温柔的火焰

我打开窗子

希望它会飞进我的房间

说不清是什么念头

我洒些饭粒还模仿着一种叫声

青鸟看看我又看看暴雨

雨越下越大闪电湿淋淋地垂下

青鸟突然飞去朝着暴风雨消失

一阵寒颤似乎熄灭的不是那朵火焰

而是我的心灵

17《骨骼》

郁葱

还是让它成为白色,

还是让它干净,

还是让它坚韧、有弹性,

还是让它与思想有一段距离。

还是让它有声音,清脆的声音,

还是让它硬一些,但不一定硬得过金属。

它还应该更简单、更理性、更有知觉,

有时,还应该能够流动!

让它冷寂,让它灼热,

或者就让它

折断!”

18《苹果上的豹》

林雪

有些独自的想象,能够触及谁的想象?

有些独自的梦能被谁梦见

一个黑暗的日子,带来一会儿光

舞台上的人物被顶灯照亮

一个悬空的中心,套着另一个中心

火苗的影子,掀起一只巨眼

好戏已经开场。进入洞窟的人

睁大眼镜睡眠。在睡眠中生长

三百年的梦境,醒来

和一条狗一起在平台上依次显现

一个点中无限奔逃的事物

裹挟着那匹豹。一匹豹

金属皮上黄而明亮的颜色

形成回环。被红色框住

一匹豹是人的属性之一

在稠密的海水之上行走

水下的人群、矿脉、烟草的气味

这样透明而舒适。一些幽魂

火花飞溅的音乐还在继续

我怎样才能读懂那些玫瑰上的字句

一只结霜的苹果,想起无穷无尽

使我在一个梦里醒来

或重新沉入另一次睡眠

这已经无关紧要

赞美这些每日常新的死亡

在一个时间里,得到一个好运

在另一个时刻观看豹

与苹果。香气无穷无尽

19《残简(10)》

陈先发

甲以一条脚立于乙的表面。

秋风中的孩子追逐,他们知道

甲是鹭鸶,乙是快要结冰的河水。

穿烟而过的麒麟

给田野披上适度衰亡。

你是一片,两片落叶压住的小路

我是小路旁不能自抑的墓碑。

20《潘维悼念麦克迪尔米德》

潘维

下雪了,林子里有了白光

这是醉汉看蓟花的时刻

也是一把空壶倾注忧伤的时刻

潘维,一个第三世界的孩子,出身平民

走到他小小的尸骨前,然后停住

问道:这是什么闪耀

每一阵寒冷之后

便剩下贫穷、坚定和主义

然而,这又是什么死亡

做一个叛徒,却不向人类投降

如同他在苏格兰群岛的海滩上

遇见一位眼睛发亮的妇女

把她带进茅屋

哦,空谈

这是多么不值一提的高贵举止

21《暴露一盏灯》

余怒

暴露一盏灯,伸出舌头

转身一次,脚印磨损

暴露一扇门,死了一个寡妇

夏天滴血,密室里一块冰

暴露一张嘴,中风歪向一边

昏睡稍稍润滑,来不及起床

花留一朵,花园不留

花开一秒,暴露一生

22《玻璃》

梁晓明

我把我的手掌顺首这条破边刃

深深往前推

刺骨锥心的疼痛。我咬紧牙关

血,鲜红鲜红的血流下来

顺着破玻璃的边刃

我一直往前推我的手掌

我看着我的手掌在玻璃边刃上

缓缓不停地向前进

狠着心,我把我的手掌一推到底!

手掌的肉分开了

白色的肉

和白色的骨头

纯洁开始展开

23《穿墙术》

汤养宗

我将穿墙而过,来到谁的房间,来到

君子们所不欲的隔壁

那里将飞出一把斧头,也可能是看见

锈迹斑斑的故乡,以及

诗歌与母亲的一张床

"镜子在哪里?让我看看镜子怎么说!"

担负着

被诅咒,棒喝,或者真理顿开

我形迹可疑,又两肋生风

下一刻,一个愚氓就要胜出

一个鬼得到了一张脸

而我的仇人在尖叫:“多么没有理由的闪电

这畜生,竟做了两次人!”

24《新生》

杨键

在夜里,我还远远没有出生,

户外,一声声蛙鸣

显现的空寂像是我的真身。

芭蕉上的露水

一滴滴下来。

赤脚的女孩

连同月亮,

像刚刚醒来的欲望

引诱我出生,

我落在宇宙精密无边的空荡里,

不能再中了夜晚母亲

要生下我来的想法

25《碎》

麦城

深夜一点

在一张旧纸里

我听到一句比旧纸还要旧的话

我走向桌子

贴近那张旧纸

左看,右看

纸里的人没有说话

甚至连说话的爷爷

也没看见

气得我把纸搓成一团

扔进纸筐

这时,纸筐里慢慢传来

刚刚说的那句话

我弯下腰,从纸筐里

把那张旧纸拿出来

撕了个粉碎

就在我把碎纸片扔出去的时候

那个人在碎里

又跟我说了一句话

兄弟,你看见过碎吗

你能把旧撕成碎吗

你能把碎撕成碎吗”

26《消失》

马永波

一群人走在无人的山中

这是初秋,阳光垂直的火焰

树叶上浮动着水汽和鸟的呼吸

有早黄的阔叶不时飘落

落在绿色的叶丛上,道路上

有的像祈祷在空中停上片刻

这些都没有影响这群人的脚步

道路是缓坡,几乎看不出

是在山中。水声时远时近

时而从幽暗的林下闪烁出粼粼波光

又滑到另一片更为幽暗的林中

一群人在山中越走越远

他们的声音随着风声起伏

他们的衣裳渐渐透明,染上了苍苔

他们忍不住消失了,和夏天一起

消失在寂静之中,等到发觉

他们已经在山外,在更大的世界中消失

27《高原上的野花》

张执浩

我愿意为任何人生养如此众多的小美女

我愿意将我的祖国搬迁到

这里,在这里,我愿意

做一个永不愤世嫉俗的人

像那条来历不明的小溪

我愿意终日涕泪横流,以此表达

我真的愿意

做一个披头散发的老父亲

28《神降临的小站》

李少君

三五间小木屋

泼溅出一两点灯火

我小如一只蚂蚁

今夜滞留在呼仑贝尔大草原中央

的一个无名小站

独自承受凛冽孤独但内心安宁

背后,站着猛虎般严酷的初冬寒夜

再背后,横着一条清晰而空旷的马路

再背后,是缓缓流淌的额尔古纳河

在黑暗中它亮如一道白光

再背后,是一望无际的简洁的白桦林

和枯寂明净的苍茫荒野

再背后,是低空静静闪烁的星星

和蓝绒绒的温柔的夜幕

再背后,是神居住的广大的北方

29《野葵花》

蓝蓝

野葵花到了秋天就要被

砍下头颅。

打她身边走过的人会突然

回来。天色已近黄昏,

她的脸,随夕阳化为

金色的烟尘,

连同整个无边无际的夏天。

穿越谁?穿越荞麦花的天边?

为忧伤所掩盖的旧事,我

替谁又死了一次?

不真实的野葵花。不真实的

歌声。

扎疼我胸膛的秋风的毒刺。

30《某男》

朵渔

两天来他都坐在河边抽烟

第三天来了一个女的

带着一把花雨伞

是因为下雨了

他把她抱在腿上

两分钟后她推开了他

第四天她带来一个女孩

他对着女孩说笑,摸她的头发

第五天他来了又走了

是因为雨下大了

我站在医院的阳台上

目送他远去,变成雨滴

31《那一年》

丛小华

那一年

我来到名人的故乡

看见那里比我的家乡更加落后

名人的父母更瘦更老

用一种古老的方式娱乐,解手

并不影响他们的孩子比别人优秀

他们的猪圈比我们家的脏

猪也没有我家养得肥

那一年我来到名人的故乡

看见贫穷和落后像一束古老的阳光

把他们低矮的草房照亮

32《擦玻璃的人》

李浔

擦玻璃的人

没有隐秘透明的劳动

像阳光扶着禾苗成长

他的手移动在光滑的玻璃上

让人觉得他在向谁挥手

透过玻璃

可以看清街面的行人

擦玻璃不是抚摸

在他的眼里

却同样在擦试行人

整个下午

一个擦玻璃的人

没言语也没有聆听

无声的劳动

那么透明那么寂寞

在擦玻璃的人面前

干干净净的玻璃

终于让他感到

那些行人是多么零乱

却又是那么不可触摸

33《鸽子》

伊沙

在我平视的远景里

一只白色的鸽子

穿过冲天大火

继续在飞

飞成一只黑鸟

也许只是它的影子

它的灵魂

在飞也许灰烬

也会保持鸽子的形状

依旧高飞

34《尼亚加拉瀑布》

苏浅

当然它是身体外的

也是边境外的

当我试图赞美,我赞美的是五 十米落差的水晶

它既不是美国,也不是加拿大的

如果我热爱,它就是祖国

如果我忧伤

它就是全部的泪水

35《看妻子铲雪》

韩少君

读谷川俊太郎,第76页,接近

胖子于坚评论时,我停顿了下来

我听到,铁锹摩擦碎石或水泥

地坪的声音。抬头看见

妻子在铲雪,撅着屁股

火焰色屁股,一左一右铲雪

作为她长期的窥伺者,我足足看了12分钟

生火,洗涤,她从没有如此认真过

就好像急于从这场大雪里,要回

一条道路。12分钟后,她直起身子

望了望远处,动力厂飘进空中的煤烟

这时,我们的孩子,善于写

错别字的实验小学低年级学生,走进雪地

妻子从脖子上取下米黄羊绒围巾

交给女儿,然后,弯下腰

撅起火焰色屁股,又开始铲雪。

36《江山美人》

李轻松

江山是凉的,像美人的眼风

那骨子里的一副药。

尘世里的聚散都是苦的

入到戏里难免成空

道尽了那流转,行至水穷处

一袖的风光满是雪花

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谁能看透这茫茫的生死

隔着什么。永远的孤魂野鬼

她背着一个亡灵

没有一点重量。她却被压垮

像她前世的债欠到今生

她就活在了角色中

药是凉了,心是死了

一波三折的病情终是了结

硬伤总是旧的。有时在手帕里吐血

有时在黑暗里画梅

每天轻移一步,便移到痕迹皆无

37《寄友人》

曹五木

想起来那些往事晃若隔世

其实只不过很短的时间

喝着酒,读着诗

指点着江山

午夜里醉醺醺分手

而今你我一南一北

一个依旧沉默

一个依旧饶舌

虽为俗世所困

依旧心宽体胖

秋日临近,细雨纷纷

何时再与你共醉

有道是:

凉风起天末

四下皆庸人!

38《下山者》

黄玲君

当天光渐渐冥暗,此时

我是最后一名下山者。

溪流声音被放大,衬托了

一座山的空寂,压到我身上

临近山脚,我和一只白雉相遇

几米远,它出来觅食?

看到我,那长长的雉尾稍作犹豫

即刻消失。

头顶,半个月亮摇晃在树枝间。

我拖着双腿继续向下,追赶同伴

来到一处亮灯的屋前,

当我回首,

只见高高的梯阶寂然,

没入幽暗的山中。

39《小镇的萨克斯》

朱朱

雨中的男人,有一圈细密的茸毛,

他们行走时像褐色的树,那么稀疏

整条街道像粗大的萨克斯伸过。

有一道光线沿着起伏的屋顶铺展,

雨丝落向孩子和狗。

树叶和墙壁的灯无声地点燃。

我走进平原和小镇,

沿着楼梯,走上房屋,窗口放着一篮栗子

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40《草丛里名叫蛐蛐的女士》

巴彦卡尼达

没法触动那只沸腾的

蛐蛐。实际上它已

伤害了许多东西。不能安静和倾心

对面尚有厌恶的草丛

低俗于绿意

这光秃的下午。连吸口烟也

找不到消化它的方式。在某个时刻

要把这个空烟盒送给一位

会抽烟的情人。那是物质

小片的潮湿及更小但又绝对的现实

41《一只暖水瓶爆炸了》

李小洛

去看你的时候

我的春天已接近了尾声

只有涣散的柳絮

还在空中舞动

中午的时候你带我去了城西

一家不大不小的餐厅

菜还没上齐的时候

一只水瓶突然爆炸了

在距我们两米的地方

它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这让事先毫无准备的我

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这时你忽然笑了

看着地上的碎片说

这好像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

那只水瓶等了许多年

今天它终于把自己炸掉了

42《呈现二十》

苏若兮

这个六月,我爱上桅子,美人蕉,青豆,麦子

它们静谧,清凉,暴露我平庸而偏爱的生活。

拿你的远方,也不能换走。这田园

阳光林立,头颅林立

看不到它们的拥挤。它们是孤独,一遍遍

剥去自己的胎衣。

和土地的血缘,不会在时光里改变。

像我,这根深蒂固的漫游者。从骚动中醒来

有着盲目的轮回。被六月的爱激越,颠覆。

43《被我用弯的闪电才可以叫着闪电》

大卫

和寂寥相比,孤独更像一个偏旁

逆风之鸟,飞得越来越快,好像要把翅膀抛掉

这么多年,你是我的甜,我的毒……认真或者潦草

我更像一个酋长,所有心跳都是专门用来浪费的

因为你,虚无才有了存在的必要,这一次是真的

九月,又一个男人离世,仿佛我死去多年的父亲又死了一次

没有一颗草莓抱得住自己,爱与恨皆为伟大的小事

不抓狂,也不绝望——被我用弯的闪电才可以叫做月光

44《哑女》

杨森君

我一直不明白

她想什么

她是安静的

她经不起注视

直到有一天

我接过了

她悄悄递过来的

一张纸条

我才决定

不再当着她的面

爱抚另一个女孩

45《白菜顶着雪》

大草

我给北京房山的朋友

去了电话

问他冬天的情况

他说屋里生了火

很暖和

我就想起新年要到了

这个年末

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想带上她

去房山住几天

她会问

去做什么

我说牵着你的手

在雪地里走

然后拍拍你身上的雪

指着地里的白菜

说多好啊

暖暖的冬阳下

白菜顶着雪

46《卖肾的人》

丁可

在某家医院厕所的墙上

我看见了这两个字:卖肾

下面是一串手机号码

谁写下了它?谁要卖肾?

准备卖肾的是他(她)?还是他的亲人?

想象着他的身份卖肾的原因

我心惊肉跳

肯定是个还活着的人

肯定是个困境中走投无路的人

肯定是个绝望里忽然想让一只肾出外打工

以换取希望的人

肯定不是卖了肾去灯红酒绿里逍遥的人

一只微弱的萤火虫要出卖它的一半光亮

一只艰难飞翔的小鸟要出卖它的一面翅膀

墙的表情木然

我走出医院的大门

又是春天了啊

春天里两个字刺疼我的眼睛

春天里的一只肾已经或就要离开它的故乡?

47《晨景》

范倍

在林间小道上走,我睁不开双眼。

一些瞌睡仍然紧抓着我的细胞。

冷风吹过路旁粗糙的石头,

一只鸟在暗处低低鸣叫。

一个早起的少女打哈欠,扭动细腰肢,

而我(迟到的幽灵?)却忽然想起

昨夜使用过的旧机器。

48《15勒克斯》

谢君

吴季兄问我:15勒克斯何谓?

我说是照度的单位,勒克斯或称米烛光

许多年前,一个唐朝的诗人

在约3000勒克斯的窗户光前

低头思念故乡。但是,如果把照度

降低到15勒克斯,我说,兄弟

它就不再是光亮,它已经不是单位

只是一种感觉,孤独的感觉

在我10年前,在农场的红磨坊酒吧

49《什么能让风苍老》

吴兵

什么能让风苍老

我的胡须总在它面前颤抖

慷慨地解开过的

青春的一排排纽扣

现在到了一颗颗系紧的时候

风给了我花粉

我却给了它惊诧

我对鞋上的草屑说:

“朋友,你看我来得多么突然!”

50《带红外瞄准镜的步枪》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

借助于红外瞄准镜

可见一个女人在透过窗户望着窗外

什么也望不见的风景

狙击手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

甚至想把自己的步枪借给她

中国现当代诗人十强,你觉得少了谁?

1、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浙江海宁人,新月派代表诗人,1921年赴英国剑桥大学留学,1923年成立新月社。1924年任北京大学教授。1931年11月19日因飞机失事罹难。代表作品有《再别康桥》,《翡冷翠的一夜》等。

2、北岛(1949年8月2日—),原名赵振开,出生于北京,祖籍浙江湖州。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民间诗歌刊物《今天》的创办者。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北岛曾先后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瑞典笔会文学奖、美国西部笔会中心自由写作奖、古根海姆奖等,并被选为美国艺术文学院终身荣誉院士。代表诗作有《回答》《一切》,作品被译成20余种文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你一定听说过吧!

3、顾城(1956—1993),祖籍上海,生于北京,中国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代表作:《一代人》《英儿》《白昼的月亮》《黑眼睛》《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等。“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就出自《一代人》。

4、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1982年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从1982年至1989年不到7年的时间里,海子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代表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五月的麦地》《以梦为马》等。

“公元前我们还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没有谁见过,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5、汪国真(1956-2015),生于北京,1984年发表第一首比较有影响的诗《我微笑着走向生活》。被誉为:中国诗歌最后一个辉煌的诗人,最熟悉的当代中国诗人、书画家,书法作品列中央领导出访礼品代表作品:《我微笑着走向生活》《旅程》等。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是其作品名句之一。

6、戴望舒(1905年11月15日-1950年2月28日),,浙江杭州人,中国现代派象征主义诗人,创办了《兰友》旬刊。安葬于北京香山万安公墓,茅盾亲笔书写“诗人戴望舒之墓”。1929年所创作的《我底记忆》是中国现代诗派的起点。代表作:《雨巷》、《我的记忆》。

“有人问我烦忧的缘故,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7、舒婷(1952——),福建龙海人,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16年12月,舒婷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代表作:《致橡树》《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8、西川(1963——),生于江苏徐州,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文系,和海子、骆一禾被誉为北大三诗人。2001年获得鲁迅文学奖,曾和朋友共同创办民间诗歌刊物《倾向》。代表作:《虚构的家谱》、《大意如此》、《西川的诗》等。

“所谓未来,不过是往昔;所谓希望,不过是命运”。

9、席慕容(1943年10月15日—),原籍内蒙古察哈尔部,现居住台湾。代表作:《前尘·昨夜·此刻》、《七里香》、《有一首歌》、《心灵的探索》、《时光九篇》等。

“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我只是一个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10、于坚(1954年——),出生于昆明,现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云南作家协会副主席。80年代成名,为“第三代诗歌”的代表性人物,曾获得人民文学诗歌奖、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作品《只有大海苍茫如幕》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代表作:《诗六十首》、《对一只乌鸦的命名》、《一枚穿过天空的钉子》《云南这边》、《于坚的诗》等。

“地铁呼啸前进,他的歌就像正在飞速旋转的砂轮上抛光的钻石,闪着微弱的光。”

旧体诗词如何实现当代复兴

《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不久前落下帷幕。很多观众在回味传统诗词魅力的同时,不禁心生疑问:当代旧体诗词为何少有经典流传?翻开各类现当代文学史论著,很难寻觅到“旧体诗词”的踪影。绵延数千年的中国诗歌传统,为何被排斥在现代文学之外?

日前,由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召开的“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论坛引发学界共鸣。旧体诗词如何实现当代复兴,成为很多学者共同思考和探索的话题。

绵延数千年,为何流落于文学的边缘

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诗词一旦被冠以“旧”的称号,似乎就是与时代相悖,不入潮流。

“五四”运动以后,白话文学兴起,为了与用白话写的诗相区分,中国古典诗歌被称为“旧体诗词”。如同戴了紧箍一样,旧体诗词走下神坛,流落于文学的边缘。

四川大学教授曹顺庆把旧体诗词衰颓的原因,归于“进化论”逻辑在文学里的消极影响,“传统诗词因自身不可避免的落后与缺陷,不可避免地被科学、先进的新诗所淘汰、取代,时间这一尺度成为价值判断最核心甚至是唯一的标准”。

虽屡遭冲击,旧体诗词创作却从未中断。1925年,闻一多致信梁实秋写道:“唐贤读破三千纸,勒马回缰作旧诗。”他宣布重回旧体诗词创作。鲁迅、郁达夫、田汉、俞平伯等一批新文学家也从未停止旧体诗词创作,开新诗一代新风的郭沫若创作旧体诗词就有1400余首。

1987年5月31日,中华诗词学会成立是旧体诗词发展史上一次标志性的事件。当时叶圣陶听闻此事,欣然致贺信写道:“诗词虽然是旧形式,跟‘五四’以来提倡的新诗一个样,也能反映咱们这个时代生活。所以我想,瓶子无论新旧,咱们总希望瓶子里装的酒又香又醇。”

进入21世纪以来,关于旧体诗词的话题越来越热。2010年由中国作协主办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首次向旧体诗词敞开大门,2011年成立中华诗词研究院,成为旧体诗词发展史上的又一件大事,旧体诗词的地位已渐渐发生转变。

旧体诗词,何以绵延不断?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邸永君有深刻感悟:“尽管时过境迁,然旧体诗词仍具强大生命力,其根植于厚重的文化积淀,拥有只有一字一音之中文才有资格独享之结构、音律特色,集形式、意境、节奏、才思、气韵等诸多大美于一身,精巧凝练,朗朗上口,浸入骨髓,深入人心。”

高数量的创作背后,为何难有“高峰”之作

大众持续热,学术界一直冷,当代旧体诗词仍遭遇“冰火两重天”。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王兆鹏多年关注新诗和旧诗的争论,他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在新文学家眼中,旧体诗词不具备现代性。“我认为这是荒谬的,旧体诗词,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能否认和无视它的存在。文学史首先应反映客观存在,然后才进行主观评价。”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张三夕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研究现当代文学的人不太熟悉旧体诗词,研究旧体诗词的学者更倾向于研究更古老的文学作品。

除了外部因素,旧体诗词自身也存在诸多短板。“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张三夕一直忧虑当前旧体诗词创作现状,“很多作品格调不高,甚至不懂旧体诗词基本格律的作者,却在大量写旧体诗词”。

网络诗人裴涛深有感触:“我们现在生活中的节日祝福短信,很多人都会用旧体诗词,不过这些旧体诗词短信,大部分都不能叫诗词,人们想利用这种形式,可是大部分人都不能正确使用。”

中华诗词学会曾做过统计,我国目前有诗词刊物800多个,网络诗词论坛远超800家,每天创作数量达5万首。高数量的创作背后,为何难有“高峰”之作?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李遇春指出,很多人传统文学学养和古典诗词素养与前辈相比皆有不及,他们创作的诗词重铺排和渲染,但难掩骨子里的疏阔苍白。另外,现在有很多名目繁多的诗词大赛,充斥着大量的应景应制之作,商业市井气息弥漫。

“写一首诗,不一定就是诗人;写一部小说,不一定就是作家。”王兆鹏认为旧体诗词缺少一个判断质量的标准。“那些既没有技术含量,也没有艺术和思想含量的作品,不能算是一种文学意义上的创作。”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陈友康坦言,现当代旧体诗词无论是创作还是研究,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还没有进入公众的视野,知识谱系有待梳理和建立。长期以来,好的诗词得不到认定,问题得不到批评,学术化批评长期处于缺席状态,导致创作越来越泛滥。

新时代的春风里,旧体诗词如何绽放

近日,由李遇春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多卷本〈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编年史〉编纂与研究》开题。该项目就是要通过为旧体诗词建立完整的编年史,推动旧体诗词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促使其在新时代实现复兴。

新时代呼唤新文艺,旧体诗词应有新作为。中华诗词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蔡世平告诉记者:“新时代会出现许多与传统诗词不一样的东西,新事物、新题材,催生新的表现手法与艺术技巧。诗词必须要伸向社会生活的细部,这正是我们诗词发力并大有可为的地方。”

“与时俱进”是旧体诗词创作的关键词。“我们提倡尽可能将语言和意象与现代社会结合,尽可能熔铸使用现代生活气息的语言。有些随着时代产生或消亡的意象,就必须注意时代性。”王兆鹏举例说,有句古诗是“闲敲棋子落灯花”,这是描写油灯的。现代人早已不用油灯而用电灯了,如果还以油灯为意向,就与时代不符了。

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高昌坚持一种观点,新诗和旧诗应互见与互鉴,而不是水火不容。“当代诗词的发展,应该学习和借鉴新诗灵动的语感和鲜活的句式,于规矩严苛,词汇疲敝,同质化、趋同化的意象之中突围而出,创造出接近口语、轻快自然、奇诡灵动的新鲜风景,适应更多的当代读者。”

“创作队伍已经很庞大,但是研究队伍还严重不足。”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认为,好的文学作品要有评论引领。旧体诗词也需要加强评论,褒优贬劣、引导创作、提高审美,这样才能“飞入寻常百姓家”。

网络诗词是旧体诗词发展的新现象。据中华诗词学会负责人透露,网络诗人近年来增长迅速,且以中青年为主,人数达百万之多。“网络也应建立相应的评选机制,把一些优秀作品,通过相对严格和可观的途径筛选出来。”裴涛说。

“不少老师在讲古典诗词的时候,基本上只是对作品进行文本赏析,很少有格律、用韵规则的讲解。”张三夕认为,大学诗词教育的地位应该进一步提高加强。

展开全文
[现当代诗歌我50首]相关文章
水瓶男超级喜欢天蝎女

超级挚爱,无人可比。天蝎女那么高冷,那么孤僻,为啥水瓶男偏偏视她为宝。很多人....

潼关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扼守潼关,虎视九州,潼关之险天下闻名!岁月催,风云动,潼关不动,作为千古古城潼关....

简短文艺小清新的小诗

简短文艺小清新的小诗用迷人的诗体孤泛在天空的云,时间是梦中甜美的思想,还有....

猜你喜欢